洛清

这里洛清,咸鱼一条

记梗

电锯杀人狂裘克x开膛手杰克
双杀人狂设定
不要在意时间差。

在捕猎游戏里同时扮演猎物和猎手
一方被另一方杀死
用鲜血在对方的尸体旁写下自己的留言
隔着玻璃和福尔马林亲吻对方的心脏
对着黑暗而寂静的房间说晚安

——我最完美的作品,同时也是我的爱人

好了,没屁放了
有大佬写吗

记梗

现代校园设定
戬中心
天庭三霸友情向
故事发生在天庭大学(不要问我这是个什么鬼名字)

经常被误认为初中生并且抗拒藕制品的童颜小霸王李哪吒(实际上是大学生)
叛逆学生疑似不良少年但对猴子好感度莫名很高的孙悟空
以及他们的舍友养了一堆宠物还是个好学生的杨戬
不,别误会,杨戬的武力值比孙悟空高一点
他是个正经练武的。
练家子

可以适当脑补一下三人在自我介绍时的气氛。
比如:
“我是李哪吒…”
“孙悟空。”
“杨戬。”
然后三个人就像找到了组织
因为发现了和自己爹娘一样脑回路清奇的别人家爸妈了
顿时相见恨晚

然后就是三人的逗比校园日常

好的,有人写吗

清源妙道真君的一百零一个小秘密(16~20)

极度ooc
私设如山
文笔为负
写啥都随性
————————————————————
16
杨戬是个天才。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你说他这个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给他什么武器都可以把对手揍的哭爹喊娘,亲妈都认不出来。
就算给他女仙用的丝带,他都可以给你舞得像模像样。
本人同不同意就不知道了。
17
现在,这个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正在对着弹弓发呆。
弹弓是太乙真人给的。
杨戬实在无法想象自己拿弹弓上战场的画面。
他捂住了脸。
18
有回杨戬心血来潮对着天空放了一箭。
要不是小金乌反应快,那么全天下的人都可以看到太阳从天空中坠落的奇景了。
19
其实杨戬不想收徒。
因为他不会教徒弟。
这就是刘沉香被他培养成那样的原因,之一。
20
“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

清源妙道真君的一百零一个小秘密(11~15)

极度ooc
私设如山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
11
实际上…杨戬是见过哪吒拜师的。
因为他被太乙真人拉去了陈塘关。
“所以你去收徒关我什么事。”
“让他看看我们阐教三代弟子的风范!”
然后杨戬就看着太乙真人一个加速就落在李总兵家门前,眨眼间就换成了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杨戬:……
杨戬:我觉得这是个假的师伯
12
这种想法在杨戬听到太乙真人给哪吒起名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哪吒?什么玩意儿?
杨戬手一僵。
没记错的话他两个哥哥一个叫金吒一个叫木吒所以他应该叫水吒吧?
不对,那个李靖是打算生五个儿子凑齐五行吗?
杨戬瞟了一眼李靖和殷夫人。
他们的表情也可以说是非常精彩。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觉得这个名字奇葩。

这也导致了在一段时间内杨戬看到哪吒就想笑。
13
杨戬看着太乙真人给哪吒的法宝,忽然想起了自己不会炼器。
败了。
杨戬开始思考掐死太乙真人的可能性。
14
杨戬抱紧了他的三尖两刃刀…不对,这时候他还没有三尖两刃刀呢。
杨戬抱紧了他自己,顺便决定过两天去把太乙真人珍藏多年的醉仙酿全部拿走。
还可以去看看太乙师伯还有多少法宝。
15
其实杨戬在当司法天神之前,可以说是很皮的。

清源妙道真君的一百零一个小秘密(5~10)

o到没有c
贼短,没有字数条数来凑
私设如山
————————————
5
杨戬是个很谦虚的人。
只是…他没什么地方可以谦虚的。
“在下不才…”
“可请您三代首席弟子不要再自谦了,搞的我们这些普通弟子一个个都无地自容了!”
6
对了,除了掐算。
你不能要求一个人十全十美。
尽管他是神。
7
杨戬一直很想知道,昆仑山上到底有多少人和他一样辟谷了。
为什么昆仑山上总是有人烤肉呢?给这些灵兽们一点面子吧?
这么想着,杨戬把刚刚烤好的鹿肉递给哮天犬。
8
在行走凡间的时候(走去支援姜子牙的时候),杨戬沿路捉了不少鬼和妖。
9
其实杨戬一直觉得妲己原身的毛摸起来很舒服。
不要问我他是怎么知道的。
10
好吧,其实杨戬在封神之前溜达到过轩辕坟。在那里遇到了妲己。
因为觉得她的毛手感一定不错所以顺手揉了两把。
然后妲己恼羞成怒追上去要咬死他。
结果?
这还需要我说嘛?

记梗

现pa
大约是二哥团宠
大概就是一个神神叨叨的道士世家的故事。

二哥天生阴阳眼,能看见鬼魂。小时候被一些死相凄惨的鬼吓得哭爹喊娘以至于长大后达到了看什么都是一脸冷漠的境界。一心学道,热衷于把游荡在阳间的鬼扔去地府。所以和黑白无常判官和阎王关系很好。
杨天佑和杨震都活着。儿子/女儿控和弟妹控。晚期,没救的那种。
张百忍就是家族族长。暗搓搓疼二哥。但是对外还要维持自己的长辈尊严。所以有的时候看上去还是比较…凶。
瑶姬…自行参照宝前。
三妹是兄控。请自行按照宝前三妹脑补。

大约是现代的逗比日常。

暗搓搓问一句有没有愿意写的x


完了。

清源妙道真君的一百零一个小秘密(2~4)

ooc上天
私设如山
语言表达能力匮乏。
贼短
这大约是一个综合了宝莲/宝前/封神和私设的二哥
————————
2
众所周知,杨戬很爱干净。
这就导致了杨戬对很多人/东西都看不顺眼。但那些人大多不知道为什么。
举个例子。
杨戬看魔礼寿非常不顺眼。
为什么?
魔礼寿茫然。
杨戬冷笑。
因为杨戬变过花狐貂。
一嘴血。
在他回营的时候,那叫一个杀气腾腾。连哪吒都不敢去找他。
据说他后来漱口漱了半个时辰。
明白了吗?

3
比起黑色和白色,其实以前的杨戬更喜欢红色。
但他后来又不喜欢红色了。
他整天都穿着黑袍或白衣,在他身上很难找出三种颜色。

4
杨戬勤奋修炼是有原因的。
修仙之人,想要恢复精力有两种方法:修炼,睡觉。
杨戬选择修炼,原因有二。
一,他需要更强的法力。
二,只要入睡,他就一定会做噩梦。
在梦里,是家变那天的经历。

清源妙道真君的一百零一个小秘密(1)

写来自娱自乐的一些段子(?)
ooc有
小学生文笔
逻辑混乱
私设如山
1
玉泉山很穷,这是阐教所有弟子的共识。
除了斩仙剑就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法宝的玉泉山,在法宝多如牛毛的阐教,可以说是穷的叮当响。
但是架不住玉泉山的人厉害。
不说那学识渊博实战能力也能排进昆仑十二仙前三的玉鼎真人,光是三代首席弟子杨戬就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虽然据说杨戬比玉鼎真人还厉害。
没事不要去玉泉山,更不要去招惹那师徒二人,是阐教弟子的另一个共识。
杨戬这人可以说是阐教上下羡慕嫉妒恨的对象,没有之一。
你说他,三年就修道有成,以一人之力单挑十大金乌,不仅自己全身而退,还把九只金乌给从天上劈下来了。
多可怕。
据说要不是因为十大金乌都没了人间会遭受灭顶之灾,这些家伙估计都被劈死了。
你看,多可怕。
“那还是人家十六岁时干的,你看看你,几百岁了还没有什么长进。”
这句话是昆仑十一仙最爱对自己弟子说的。
有的三代弟子不服气:“可是他修炼了九转玄功!”
师父:“九转玄功怎么了?你修炼的了吗?还不去给我闭关修炼!”
徒弟:“……是。”

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了阐教大半部分弟子仇恨的“别人家的徒弟”杨戬奉玉鼎真人之命去找太乙真人时,觉得自己被晃花了眼。
混天绫、乾坤圈、风火轮……
看着正泪眼婆娑往哪吒手里塞金砖和火尖枪的太乙真人,杨戬微笑着转身,一甩袖子,驾着云打道回府。

玉泉山。
“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叫你和灵珠子一起去找姜师弟的吗?”
“师父,”杨戬恭敬的回答道,“我见哪吒师弟有法宝护身,独自前往应无大恙,独自前去也算是一番磨砺……弟子欲于一月后出发前去姜师叔处。”
捕捉到“法宝”二字的玉鼎真人瞬间明白了杨戬的意思:“如此甚好。”

杨戬确实在一个月之后下山了。带着哮天犬。
但为什么他在封神中的出场比哪吒晚那么多呢?
因为他是用双脚丈量大地的——对,他是走过去的。

太乙真人仍不知道为什么在送哪吒走的那天自己洞府旁的树倒了一片。
杨戬:我不知情。

一个毫无意义的段子

大约,是有私设的。ooc慎
---------
一个平凡的早上,沉香和串门的龙八平常的因为口味开始吵架。
沉香:豆腐脑肯定是咸的!甜的要怎么吃!
龙八:甜党即为正义!咸党来战!
沉香:战就战!谁怕谁!
杨婵坐在一旁看着打闹的一人一龙,无奈的叹了口气。
“二哥,豆腐脑当然是吃辣的,对吧?”
杨戬往杨婵的碗里加了一勺辣椒油:“自然。”
“对了,最近天气又冷了些,晚上吃古董羹(就是火锅)吧。”
感受到沉香投到自己身上的两束惊恐的目光,杨戬心情不错的接了一句:“放心,微辣。”
“可是舅舅你的微辣和超辣完全没有区别啊!”
杨戬放下手中盛满辣椒油的罐子,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那就超辣吧,反正没区别。”
刘·吃辣连小玉都比不上·傻外甥·心里委屈但不敢说·沉香痛哭流涕:“舅舅我错了——”

【双澄】曾记否(一)

宗主澄x少年澄
自攻自受
ooc注意
文笔为负
不喜者请自行退出,谢谢合作
部分纯属瞎编
若有错误请指出,不胜感激
标题其实就是随便取的(咳
超——短的鱼
求轻拍
(我知道明天才是中秋…)

注:宗主澄称为“江晚吟”,少年澄称为“江澄”,不包括对话内的称呼。
————————————————————
云梦,莲花坞。
月下莲塘波光粼粼,细碎的光斑随着水波的起伏破碎又重组。深绿的莲叶与夜色几乎融为一体,在晚风中轻轻摇曳。
江晚吟从岸边那座小亭中迈步走出,垂眸掩住目光中几近实体的戾气。亭中酒坛从桌上滚落发出清脆的声响,浓烈的酒香和着淡淡的莲香,逐渐蔓延开来。
云梦的烈酒,够劲,够辣。若是喝上一口,喉咙便火烧火燎的痛。
正如那人说的话,阴毒狠辣,一句句扎在心头。
江晚吟抬头望向空中悬着的那轮明月,自嘲般扯了扯嘴角。
今日便是中秋。
金凌早已是合格的金家家主,中秋必然是留在金麟台的;至于魏无羡——不提也罢。爹,娘和阿姐,也早早离去。
合家团圆之日,自己仍是孤身一人。
江晚吟眸中似有三分酒意,却又似是清明一片。
转身回亭。
开坛,饮酒。
今夜不醉不归?笑话。
归于何方?
这莲花坞,早已未有故人。
这云梦江家,也不过将自己困于世间的一份牵绊。
低低的叹息同烈酒一同入喉。
_
江澄觉得自己眼花了。
自莲塘旁那座小亭中走出的那人拥有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眉眼。除去少的那几分青涩和稚嫩,再添上眉梢眼角处掩不住的狠辣与阴毒
,自己就和那人的脸庞一模一样。
那人身着江家宗主服,腰间悬一枚银铃,在走动时却听不见一丝铃响。一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而右手食指上那枚银色指环更是和自己阿娘的灵器紫电一模一样。
江澄按耐不住,向前踏出一步,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如此装扮?”
那人侧头轻且快地瞟了自己一眼,不紧不慢而带有几分傲慢的挑起嘴角,目光沉炽。
“云梦江晚吟。”
轻巧的五个字却似惊雷般重重击打在江澄心头,他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声音也微微颤抖:“你说你是谁……?”
那人似是不满自己的疑问,语气里多了丝不满:
“云梦江晚吟。”
如果他是江晚吟,那么…
“你是谁?”
江澄按耐着心中的惊惶与不安,艰难的答道:“云梦江澄…”
他在下一瞬就看见江晚吟扭过头来,杏目里是掩盖不住的惊奇与疑惑,按在佩剑上的那只手的指尖因用力过度而泛白。
“江澄?”
他在下一瞬便完美的掩饰住了自己的失态,见过自己的名字在心头滚了好几遍。
江晚吟在看清江澄的那一瞬间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年少时的自己。
不仅仅是那张脸庞,还有四周莲花坞的装潢——自己虽已尽力复原,但仍有细微之处不同。而这里,却与自己记忆里的莲花坞完全一致。还有更多,更小的细节让自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和自己所处何处。
幻境?梦境?
就算是那样又如何?
江晚吟的笑容意味不明。
连自己的从前都护不住,他这“三毒圣手”也就是个笑话了。